【父亲节特备】郑明析牧师弟弟的故事《即使世人都不相信》

作者:郑明析牧师的弟弟
转载自:古木部落格

(以下的‘我’为郑明析牧师的弟弟,‘老师’则指郑明析牧师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1985年我在奉天洞和老师一起住,父亲则住在大哥家。因为好久没见到父亲,所以我到千户洞的父亲家探望父亲。

「爸爸您好?」

「大白天的什么事啊?」

「因为太久没来拜访您了,爸爸请接受我的行礼(译注1)。」

「干嘛行礼?」

「爸爸您还健康吗?」

「我啊?很健康。」

打招呼的同时,我看到父亲身边有一本没看过的书摊开放着。父亲平时除了圣经之外,不看其他书,于是我问:「爸爸,那个是什么书呢?」

父亲把书递到我面前,说:「你哥上新闻了。」我接过书一看,发现是那种在路边报摊会贩卖的劣质周刊。老师的照片刊登在那里,老师照片就那样登出来,旁边人的照片用黑线条遮住眼部。

我边看父亲眼色,边问:「您都读过了吗?」

「都读过了。」

「爸爸您看了这种东西,很难过吧?」

「当然会难过!但是如果要做大事,就会有这种事、那种事,一定还会有更大的事件。这种事有什么好在意的?如果连这种小事都没,哪能成功啊?如果世上万事都一帆风顺、心想事成的话,哪会有人不成功?」

「爸爸您看了这个之后怎么想呢?」

「父母比任何人更了解自己的孩子。我相信他,但并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孩子,而是因为我一路看着你哥哥活到现在的样子,所以我相信他。我曾经绕着全国寻找好的矿坑,见过很多人,也赚过很多钱。因为那些钱全没了,所以你们才会这么辛苦。有一次日本人看到我挖到金子,就诬赖我说我把金子藏起来,还把我带到警察局,让我受苦了好几天才出来。那些是狠毒又可怕的家伙。如果他们没挖到自己订下目标的金子,就会想尽办法折磨人。假如你挖到金子,就会为了少给你一点而抓你小辫子,如果没挖到金子,就会说你没挖到而折磨你、让你受不了。如果挖到金子,就会说是不是藏到哪里去了?甚至冤枉人、想要全部都抢走,所以我就不做了。那些人让人去做了很多为难人的事。我活到现在,被冤枉的事已经不只一两次,无数次地多。」

「您怎么从警察局出来呢?应该很难出来啊!」

「是你妈妈费尽心思。如果不是你妈妈,我就会更辛苦。她还跑到警察局去解决事情,真是很聪明的女人!要是其他女人,可能就会因为害怕,连警察局附近都不敢去。」

「爸爸,我听说过您采矿过,但还没听您亲口提过。妈妈说您还是挖到很多金子,也赚了很多钱。」

「赚得可多了!正所谓我播种、你收割。那么多的钱全被兄弟们拿走了,只剩你妈妈和你们辛苦。只要想到这个,我到现在还是会睡不着。在青阳九峰(音译)矿坑时,我是带人去采矿、挖金子的业者。那时候因为没挖到金子,好几个月没缴房租,当然也无法再要求要吃饭(译注2)。要看人脸色、很郁闷,不得已只好回家。不管怎样,家还是最舒服的,不是吗?
我一回到家,你妈妈就说:『孩子他爸拿钱回来了吗?孩子们因为挨饿脸都肿了,再这样下去会死掉的。』我一看,发现孩子们因为没得吃都肿了。那时候我也已经疲惫不堪!挖金矿赚来的钱都被兄弟们拿走了,我的孩子因为泛黄发肿快死掉了,所以在气头上,我突然大叫『死了一起埋掉吧!』钱都没了、辛苦都白费了,我对这样的自己很心寒,所以才无心讲出那些话。」

「妈妈呆呆不动吗?」

「她是那种女人吗?她抓着领口说『那就先杀了我吧!』平常一句话也没对我说的女人,因为提到自己孩子,所以变得那么可怕。我什么都没说,立刻离开家到矿坑去了。之后你妈妈吃尽了苦扶养你们,这些都不该是她承受的。」

「我也听过妈妈讲过这一段。所以妈妈说爸爸很无情、铁石心肠。她好像对爸爸有很多心结。」

「我也知道!你哥哥都是你妈养大的。没耕田就没有稻草,但是必须要有屋顶。于是你妈到山里砍毛秆野古草来编成屋顶,可是没人可以爬到屋顶上帮忙盖,所以叫你舅舅来盖。砍柴烧火、卖菜根养活你们、不至于挨饿,真是了不起的女人。」

「爸爸,您因为妈妈连拘留所都不用去,妈妈好不容易养活家里、这么辛苦,您跟她说过谢谢吗?」

「开不了口。当然有那样的心,但还是很难启齿。」
「不容易,不是吗?我对不起她,嫁给我这种人,她辛苦了。」

「『谢谢』这么说不就好了吗?」

「我也知道我对你妈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,但我也没有生活得心安理得。我的孩子吃不好、穿不暖,我也没能教育你们,这成为我一辈子的遗憾、是我的罪,我是这样想的。就算想开口,也不容易说出口。」

「现在开不了口的话,以后也一定要说喔!」

「我赚钱也好、教育你们也好,都失败了,可是我在外地生活那么久,还是不喝酒,不曾误入歧途,没有少给别人工资或饭钱,也不曾伤过别人的心,过着清清白白的生活。」

「爸爸,您很了不起。爸爸已经以身作则教导我要诚实工作。在外地生活很久,想必很辛苦、有的没的事也很多,讲一些给我听吧!」

「要讲的话没完没了。辛苦,别提了!因为我没成功,所以没办法讲。要成功辛苦才会有代价,也才值得炫耀啊!如果不成功,就无话可说。让家人辛苦、没得吃、没得穿,也不能好好教育,这样的家长有什么好说的?结束长久的外地生活后回到家里,家里会有钱吗?有米吗?每一天你妈挣扎着要打理三餐的时候却没东西吃。我无话可说。只能无言地拿着锄头到山上犁田,却泪流满面无法好好挥动锄头。」

不知不觉,父亲的眼中留下了眼泪。

「啊!岁月真是可怕。强悍的爸爸眼中竟然流下了眼泪!爸爸也老了啊!在子女面前流下眼泪。」看到父亲的眼泪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他继续说,

「我开始和你哥哥们一起到山里犁田、耕种,免得挨饿。我也很多遗憾啊!不比你妈少,只是我没说。我也是抱着遗憾生活的。你妈和你们那么辛苦都是我的错,能怪谁呢?我心里想着这点活到今天。即使如此,我还是很感谢没让你们被别人骂,因此稍微感到安慰。」

「爸爸您请说吧!现在说也可以,不是吗?辛苦的部分也可以说,想对孩子说什么也可以说。」

「说的话我心里就会舒坦吗?当然会想说啊!但是放在心里更舒服。你们虽然让我觉得我这个爸爸很可怕,不太来我身边,不过我的心情不是这样的。你们自己聚在一起聊得很开心,留我独自一人,不是吗?每当那时候,有时我会想天下之大,原来只有我独自一人啊!」

「您感觉过孤单吗?」

「说没有是骗人的,世上的爸爸们都是孤单的。你还年轻,不知道人生有多苦。以为人生可以随心所欲,可是世上比想像中还要辽阔、险恶。世上很可怕!在世上最可怕的是人。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样子,一万人就是一万种,都不一样。有骗子、有才能出众的人,也有能说善道的人,即使如此,在世上生活到后来就会产生判断人的方法和要领。就算是讲话讲得天花乱坠的人,看那人生活的样子就会知道!我到老人交谊中心就发现很多朋友很会讲话,但是看行为就会立刻知道。『我是这样这样生活的。』这么说的人他活到现在的样子比他说的更清楚。
所以我相信你哥哥。并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才相信他的,因为我看到他生活到现在,让我不得不信,所以不管世上谁说什么我都相信他。你哥哥心地太好、太单纯,所以我常担心,因为他是比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更喜欢付出的人。就算去传道师家里,也一定会到田里拔根萝卜或一颗白菜带去。那不是容易的事。一边极尽精诚相信 神、一边该尽的孝道都尽了、农事也都按照时节做了,该做的事都好好做了。只要是父母讲的话,不管什么他都顺从,不过有件事连我说了他也不听。」

「是什么事?」

「你哥即使害怕我,也不会在相信 神这方面让步、并且屹立不摇。我无法阻挡他,那种时候他蛮可怕,只能随他去,不能阻挡他。所以才说无法随心所欲对待子女。那是什么时候呢?他去大屯山或那里传道之后,带了一个疯子回来你也看到了吧!再怎么传道也不该这样啊!放着好端端的人不管,却把疯子带回来?买给他吃的之类的也就够了,偏偏还把他带回家,帮他洗澡、哄他睡觉、喂他吃东西,还另外准备饭给他。
他让那个人跟家里人坐在同一张饭桌上吃饭,我生气地问说为什么把这种人带回来,他却说:『爸爸也相信 神、相信耶稣,不是吗?圣经说要爱人如己,应该要这么做啊!』他说的对,所以我无话可说。那是在圣经才有的话啊!谁会去实践那点?一个人住就算了,可是家人都在还这样,我心里非常愤怒。谁知道两个人睡到一半那家伙会做出什么行为?要是突然掐住脖子就死定了!
你想想看,人都从越南活着回来了,却被疯子杀死。我更担心这点。这种事很少有。所以村里的人都窃窃私语说你哥疯了。父母心情会如何呢?听到人家说自己孩子疯了,哪有父母会不伤心的?」

「现在还很伤心吗?」

「那时我无法理解,现在想想觉得那样生活才是真正的信仰。虽然我不太清楚,但按照耶稣的话语去相信、实践,不就是最相信 神吗?我去的教会也是这附近最大的教会,听说教友有几千名。牧师也投入很多金额从事救济、盖养老院,做了很多善事,可是牧师应该也无法直接跟那样的人一起吃、睡。说的容易,要那么做真的很难。」

「您曾因为哥哥伤心过吗?」

「不是因为你哥伤心,而是因为我自己伤心。挖到金子赚了那么多钱,却一毛也没能花在我们家人身上,全都被兄弟们拿走了,即使如此我也不曾埋怨过。然而,明析说要去越南,我就开始无限地埋怨那些兄弟。只要有那笔钱的话,就不会让儿子上战场。我想到因为没钱而让孩子上战场就睡不着。

第一次在邮局收到你哥去越南后寄过来的薪水时,我心里有多难过。那不是拿性命做担保赚来的钱吗?收到那笔钱的那天光锡这样说:『爸爸,我无法拿这笔钱来过生活。应该要把这笔钱当作本钱来种人蔘、脱离贫穷。』我们家从那时开始就拼命工作,不是吗?带着可以过好生活的希望勤奋地工作了。多亏当时那么努力工作,大家都知道在锦山郡我们人蔘种得最好。

我每一天都焦虑不安,担心你哥在战场上会不会发生什么事。你妈和光锡一天也不漏地去清晨礼拜、献上祷告。你妈睡不安稳的话就跑去教会祷告,但我的信心不如你妈,而且我是男人,所以没有显露出来、装做一副没事的样子,可是其实我心急如焚,内心不安啊!所以我读圣经,内心才感到安慰。因为那时养成了习惯,所以现在也读经。幸好你哥哥活着回来了,要是他没回来,我现在还能活着吗?是 神把他救回来的!所以你哥摆上性命、努力做 神的事工,不是吗?你们都觉得我像老虎那样可怕,但我怎么会在我的孩子面前扮演老虎的角色呢?
以前因为没钱,所以几乎都奉献谷物。有一年,要靠那年的收成来度过一整年,可是那年大麦收成不好。虽然常常不够,但那一年算一下发现非常不够。我非常担心,可是明析却说下礼拜是秋麦感谢节,所以要感谢地献上十一奉。你也知道,因为收成不好,所以光靠这些过了东西,隔年还是会青黄不接。所以我就说:『今年就跳过去,明年奉献比较好。』结果明析却说,
『爸爸, 神都配合时机降下雨、赐下阳光来栽培了,怎么能不做十一奉献? 神会开心吗?』
『喂!就算饿死也要奉献吗?应该要先有得吃啊!』
『爸爸,十一奉献是 神的,不是我们的。』
于是他到有麦子的仓库去,把麦子装到布袋里。话是没错,因为圣经里有记载,可是那种情况下很难持守,不是吗?所以我了解到走在正确的路上并不容易,是很难的。当然我很郁闷,即使如此你哥还是没让步。」

「爸爸,现在大家不会那么做了。学生从地方过来,他们说肚子饿却没钱,结果老师就说如果有钱奉献,就不要挨饿,去买面包吃。」

「说得没错。难道 神会想要那样吗?子女明明在挨饿,父母却只要自己想要的,没有这种父母。你们都觉得我很可怕,但那种时候我一点也不可怕。说我可怕都是骗人的,呵呵!因为你哥那么可怕,所以他会做大事。看起来世上可见的好像是全部,但不是还有看不见的世界吗?此外,有的事就算看起来好像是错的,但却是对的,有的事看起来好像是正确的,但却是错误的。
不要因为今天的失败而感到绝望。今天的失败可能会成为更大的成功,今天的喜悦在明日可能会变成更大的悲伤。所以不要亦喜亦忧,人生只要坚定地坚持自己的初衷,就可以达成旨意。」

父亲的话深深烙印在我心中。父亲度过了有深刻经历的人生,就像他的脸庞上刻印出深深的皱纹。如同人面巨像石一般曾经守护我们的父亲,离开我们身边已经过了十年(依照作者写下文章的时间),六月是父亲的生日。为什么最近会想起父亲说起他埋藏心中、那心情的故事呢?现在我好像也到了能理解爸爸的年纪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译注1:这边的行礼(절)指的是韩国传统的行大礼。
译注2:老师父亲当时住的是하숙집,一天会提供一到两次的用餐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